从生成艺术角度简明理解 NFT 收藏品价值

今天的 NFT 类似于 2012 年的比特币

这里不是说 NFT 的价格跟 2012 年的比特币类似,因为两者完全不是一种东西,无法在价格或价值层面进行比较。这里想说的是,世界对 NFT 的理解可能还类似于在 2012 年那时对比特币的理解。

当人们聊到 NFT,往往会提到泡沫、炒作、对敲交易(一个用户多个账号来回交易,抬高价格)、毫无价值等等,总之,在不少人看来,NFT 是毫无价值的。

2012 年的时候,世界也是这么看比特币的。没有多大用处本身在这个世界一直存在。名画、钻石、珠宝、名表……. 在刚出现的时候,它们又有多大的用处和价值?

如何简单理解 NFT ?

NFT 是很大的范畴,任何具有独一无二特性的内容都可以成为 NFT,除了人们看到的艺术品、收藏品、游戏中的物品等,甚至连域名、提供流动性的 LP 代币、球赛门票等等都可以成为 NFT。所以,用一篇文章囊括所有 NFT 是不现实的,不同类型的 NFT 其价值和用途也是不一样,有的没有明显的用处,如像素头像、生成艺术品等;有的则有非常具体的用途,例如门票、域名、游戏中的物品。关于 NFT,可以参考蓝狐笔记三年前到最近的文章 《什么是非同质代币?》、《加密游戏与 NFT》、《NFT 的狂暴》、《DeFi 泡沫、NFT 以及市场调整》《为什么 NFT 有机会在加密世界爆发?》

不可否认,NFT 有很大的泡沫、有炒作、有对敲交易,本身也没有什么用,某种程度上,这些说法都是对的。不过,我们也要看到,人类的行为背后,本身是有需求支撑的。有需求,有交易,在它的背后还是隐藏了一些东西。

在本文中,主要从生成艺术品的角度,来探讨 NFT,看看生成艺术品和区块链的结合,会不会有一些新东西?

生成艺术品 NFT 的土壤

生成艺术并非是新事物

生成艺术,英文为 Generative Art,它是计算机技术和艺术结合的产物。它的生成不是直接由人类创作,而是通过算法来生成艺术品,算法有一套规则,在规则内可以自由发挥,最终得出独特的作品,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艺术家的某种理念。

生成艺术本身并不是新现象,它始于 1960 年代。它跟当时的各种艺术思潮发展也有关系,例如它跟达达主义在某些方面存在契合。达达主义追求一个有意思的状态:清醒的非理性状态,追求随性的艺术。达达主义本身是「反艺术」,它不喜欢传统美学秩序,对随机和偶然本身更感兴趣。

1984 年,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s)给予生成艺术先行者 Lillian Schwartz 展示机会,让生成艺术进入世界舞台。

生成艺术与计算机技术的结合

首先从艺术发展自身的角度,生成艺术本身就是过去 50 年艺术发展的重要主题,其次,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生成艺术和计算机找到了结合点,这让生成艺术有了新的表达方式。

生成艺术有它自身的艺术土壤

现代艺术先驱塞尚是艺术史上的重要画家,他对后来的马蒂斯和毕加索等人产生重要影响。现代艺术开始走向现代表达,而不再追求临摹和相似度。在这个过程中,艺术进入了纷呈的阶段,有热衷机器美学和技术的未来主义和构建主义;有关注自主性和随机性的达达主义;有大胆使用几何形状的新造型主义……

这些都是生成艺术发展的土壤,它并不是凭空而来。

计算机技术的发展让生成艺术有了新的表达方式

如今,数字信息已经嵌入人们的生活中,人们对于数字物品开始熟悉。随着这一切的到来,人们从工业社会向数字社会转变,人们的工作、生活、娱乐也发生了根本变化,这同样重塑了人们对艺术的看法。

到了上个世纪 90 年底,在 Murial Cooper、Ben Fry 和 Casey Reas 等人推动下,促成了数字艺术平台「Processing」的诞生。它极大降低了艺术家们进入生成艺术的门槛。艺术家们不用担心昂贵的硬件或高超的编程技术。「Processing」软件推动了生成艺术的发展。其中,一位艺术家 Jared Tarbell (也是 Etsy 的联合创始人之一)使用「Processing」软件创作出一些非常厉害的生成艺术。

从生成艺术角度简明理解 NFT 收藏品价值
Bubble Chamber,Jared Tarbell,2003

在艺术史专家 Jason Bailey 看来,Tarbell 的作品是「混沌和控制二元性的典型代表,具有很强的视觉复杂性,从简单中慢慢浮现出来,让人感觉它更像是从土壤中生长出来的,而不是来自于算法。」也就是说,生成艺术已经达到一定的境界,它看上去像是自然而然的作品。

最近几年,随着人工智能的逐步发展,生成艺术演化也在继续。在基于人工智能的艺术创作中,也诞生了一些作品。2014 年 GAN (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生成对抗网络通过机器学习算法来构建新形式的文学、诗歌以及艺术,其中也包括生成艺术。GAN 由两个神经网络组成。一个是「生成器」,一个是「鉴别器」。生成器会获得大量的画作材料,然后负责创作作品,二鉴别器则负责鉴定作品的独特性。通过 AI,可以创作出风格独特的作品。

Robbie Barat 使用 GAN 创作生成了一些非常富有生气的艺术作品,如下面的画作:

从生成艺术角度简明理解 NFT 收藏品价值AI Generated Landscape #6,Robbie Barrat, 2018

总言之,计算机技术的发展,让生成艺术有了新的实践工具和新的表达方式。在现代艺术的语境中,艺术是不拘一格的,是创造,并不是美的才是艺术。与众不同的创造就是艺术本身。

因此,计算机技术和艺术的结合产生了有趣的新艺术形式,其中包括生成艺术。每个时代都有它的「达芬奇」和「梵高」,也许一百年之后,像 Beeple、Tyler Hobbs 之类的加密艺术家(也可能是其他艺术家),就可能被认为是 21 世纪上半叶的「米开朗基罗」。谁又知道呢?

生成艺术本身充分利用了计算机的技术,但并不是说,它是完全随机的。它由艺术家们设计,设置一定的规则,但在受控的规则下,存在一定的随机性。这本身也是一种艺术的表达方式。

在这种情况下,创作者并不是完全控制艺术的方向,虽然代码是编写的,但存在一定的机器自主性和随机性,这些偶然让艺术变得独特,同时,它也体现了艺术家的想法,并不是完全由机器生成。

因此,生成艺术是在数字时代下机器和艺术家灵感融合而成的新艺术表达。

使用生成艺术有一个好处就是艺术家可以进行更多的复杂尝试,当艺术家想重复某些东西时,使用机器可以节省大量的时间。根据艺术史专家 Jason Bailey 的描述,在上个世纪 60 年底,有一些艺术家就开始尝试这类艺术,如 Georg Nees、Frieder Nake 等。他们通过打印机上将其作品打印出来。

从生成艺术角度简明理解 NFT 收藏品价值Hommage à Paul Klee ,Frieder Nake,1965 年

此外,一位上个世纪艺术家 Vera Molnár 谈到:「如果没有计算机的帮助,就不可能将以前存在艺术家脑海中的图像如此忠实地呈现出来。这听起来很矛盾,但被人们认为是冷酷的和不人道的机器可以帮助实现人类最主观、最无法实现和最深刻的东西。」这是从艺术家的视角来审视计算机对艺术的作用。

从生成艺术角度简明理解 NFT 收藏品价值Untitled,Vera Molnár,1985

生成艺术遇上区块链

生成艺术是数字时代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产物。在工业时代,人们使用工业材料(钢铁、混凝土、玻璃、塑料)生产出各种工业产品等。这些工业材料构建了我们的建筑和日常用品。在信息时代,人类在软件环境中消耗了大量时间,社交、游戏、阅读新闻、购物、打车等等都依赖于软件进行,编码正在重塑人类生活和生产中的各种关系。

在生成艺术家 Tyler Hobbs (Fidenza 系列创作者)看来,材料对艺术很重要,它不是中性化的,它跟建筑师一样具有深厚的影响力。他认为,钢筋和混凝土构建了现代城市,其密度塑造了我们生活方式。高耸的钢铁和混凝土墙散发出坚硬、陌生和无情的气息。

Tyler Hobbs 还认为,计算机编程也不是一种中性的媒介。它有现代 CPU 架构,有操作系统、编程语言、web 浏览器、UI 等,也有它自身的限制和偏好。对于艺术家们来说,它就是信息时代的核心材料。在这样的情境下,艺术家们被迫使用计算机语言来完成自己的表达。在这个过程中,艺术家和软件进行相互磨合斗争,最终获得深刻了解。因此,Tyler Hobbs 认为,艺术家们在过去拓宽了钢材、混凝土和玻璃的意义,未来也会改变我们对软件的概念。

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是生成艺术。其中可以看到循环使用,可以通过跟不同元素组合实现变化,并引入一种计算机的独有美感:硬朗和简洁的线条。生成艺术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它跟吞噬世界的软件一起发展。

Tyler Hobbs 的 Fidenza#313,卖出 1,000ETH 高昂价格,价值 320 多万美元。(当然,是不是对敲交易,谁也说不清楚,这里不做猜测和讨论)。

从 Tyler Hobbs 的创作中,他进行了很多精心设计,但赋予程序一定的随机性。该程序专注于结构化的曲线和构建块,不过它在纹理、颜色、比例、组织等方面有很多可能性,这让它富有变化,并不完全受艺术家的控制。

从生成艺术角度简明理解 NFT 收藏品价值Fidenza #313,Tyler Hobbs 的生成艺术作品

随着区块链基础设施的不断成熟,艺术家们在以太坊区块链上进行各种试验。加密时代的生成艺术是一种正在兴起的艺术形式。生成艺术从 1960 年代开始存在,如今遇到了区块链,这让它获得了全所未有的表达机会。

在过去的生成艺术中,艺术家们为了获得「好」的作品,首先会有一个「精选」过程。艺术家们尝试各种输出,然后选取最喜欢的一组,之后才向公众展示。如今在 Art Blocks 上,艺术家创建写入以太坊区块链的生成脚本,使其不可篡改和可验证,可以选择进行多少次生成输出。在 Art Blocks,一般是 500 到 1000 次左右。这些输出作品变成 NFT,然后生成给到收藏者们。在这样的多次输出过程中,没有人会确切知道发生什么,这里存在一定的随机性。

当然,这也面临着如何实现高质量艺术作品的问题。Tyler Hobbs 认为,程序的平均输出很重要。艺术家要确保「糟糕的结果」很罕见。这需要对生成的算法进行很好的设计,这本身是一个质量保证的过程,需要系统处理可能的输出结果。在创作 Fidenza 作品过程中,Tyler Hobbs 自己就花费了大约 2 个月时间反复试验这个过程,从中提高改进的空间。他认为,艺术家需要平衡标准化的质量和多样性,一方面要计划某种整体性,一方面也要实现个性。这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加密时代的生成艺术平台 Art Blocks

Art Blocks 是生成艺术的创作、收藏和策展平台,专注于可编程的生成艺术作品,且存储在区块链上。

它核心是两个方面:一是帮助艺术家创作生成艺术品,二是帮助收藏者购买这些作品。艺术家通过 p5.js 等编写生成脚本定义输入参数,通过算法生成加密艺术品。这些输入参数有一定的限制,如颜色和形状,可以简单,也可以复杂,可以只有一两个,也可以有十多个。Art Blocks 将这些编写的代码上链。由于存在一定的随机性,任何用户生成艺术品时,都会得出不同的结果。

Art Blocks 包括策展、游乐场以及工厂。其中,策展部分会对艺术家进行严格审核;艺术家游乐场部分对其中的部分艺术家进行推送;工厂是开放平台,审核要求没那么严格。

它的艺术品 NFT 的交易累计超过 1 亿美元,而过去 30 天占据了绝大部分。这说明了,生成艺术品 NFT 市场目前处于爆发阶段。下面是 Art Blocks 的一些交易量等数据。当然,它能持续多长时间还不明朗。

截止到蓝狐笔记写稿时,过去 30 天,Art Blocks 平台推出的生成艺术品 NFT 在 OpenSea 上销售量仅次于 CryptoPunks。

从生成艺术角度简明理解 NFT 收藏品价值Art Blocks 的生成艺术品 NFT 有一定的人气,OpenSea

当前 Art Blocks 上在 Opensea 上作品的地板价的变化趋势:

从生成艺术角度简明理解 NFT 收藏品价值Art Blocks 的生成艺术作品的地板价变化趋势,Dune Analytics

有人说:伟大的艺术品不是挂在墙上的画,而是在区块链上的画。这样的说法,对吗?数字时代会给我们答案。

CryptoPunks 是首个成功的加密生成艺术品

CryptoPunks 通过在传统拍卖行(如佳士得)拍卖、参加艺术作品展以及传统媒体的报道,加上其最初新奇的理念,逐步为人们所知。

从生成艺术角度简明理解 NFT 收藏品价值CryptoPunks 在佳士得上进行拍卖,Larva Labs 博客

在苏黎世的一次展出中,Cryptopunks 成功地引起了一些对加密朋克文化不一定热衷,但这些人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如 Joe Lubin (ConsenSys 创始人,原以太坊创始团队成员)和 Niklas Nikolajsen (Bitcoin Suisse)创始人的注意。此外,一些数字艺术迷、艺术收藏家和富有商人也开始注意到了这些加密收藏品。

从生成艺术角度简明理解 NFT 收藏品价值CryptoPunks 在苏黎世的 Kate Vass Galerie 展览,照片来自于 Gerog Bak

按照蓝狐笔记写稿时,Cryptopunks 地板价为 123ETH,相当于 38.9 万美元。

从生成艺术角度简明理解 NFT 收藏品价值CryptoPunks 的底部价格,Larva Labs

而价格最贵的 Cryptopunks 则高达 4,200ETH,超过 750 万美元。

从生成艺术角度简明理解 NFT 收藏品价值CryptoPunks 的最高价格,Larva Labs

CryptoPunks 历史累计交易额达到 11.7 亿美元,过去 4 周的交易额达到 6.33 亿美元。可以看出,CryptoPunks 的销售量主要是最近推动起来的。

从生成艺术角度简明理解 NFT 收藏品价值CryptoPunks 的交易数据,Larva Labs

在不同人眼中的 Cryptopunks 是不一样的,有人将它看作为炒作的像素 jpg 图片,除了投机和炒作,没有任何用处;有人将其看成是生成艺术在区块链最初的经典应用,认为 CryptoPunks 是一种新的艺术品;有人将其看作是一种收藏品;有人将其看作为圈子的身份象征 ……。

那么简单来说,CryptoPunks 是什么?

CryptoPunks 由两位软件开发者(Matt Hall 和 John Watkinson)使用像素艺术生成器完成,它有随机的特征,包括肤色、头发、太阳镜等,一共生成 10,000 个,都是 24*24 像素的「朋克」头像,其中有 6,039 名男性,3,840 名女性,有 696 人涂了口红,303 人有 muttonchops; 有 286 个朋克戴有 3D 眼睛,128 个红脸庞、94 个扎辫子、78 个露齿、44 个戴无檐小便帽、还有 8 个没有明显特征的朋克,还有一个很稀缺,同时具有 7 个属性,它是#8348 号,有一个大胡子、龅牙、抽烟、戴耳环、一颗痣、经典色戴、大礼帽。除人类朋克,CryptoPunks 还有 88 个绿皮僵尸朋克、24 个长毛猿朋克以及 9 个浅蓝色皮肤的外星人朋克。

这些头像是向加密领域的先驱们致敬,密码朋克由 Timothy May 等先驱创建。蓝狐笔记之前提到过 Timothy May 理念相关的文章《Tim May 的加密世界构想》。

这一万个「Cryptopunks」都是独一无二的,不过存在随机的特性,有些朋克更稀有。比如「外星人」朋克只有 9 个。

在 2017 年推出时,通过 KOL 的介绍,在 20 个小时内,被认领了 8,600 个 Cryptopunks,这些都是免费的认领。

从它亮相过程看,远不如当时造成以太坊拥堵的 CryptoKitties 有名。但这些 CryptoPunks 有个重要特性:它只有 10,000 个,符合加密社区对非通胀的本能性偏好 , 同时还被社区赋予了文化解释。CryptoPunks 在早期玩加密艺术的圈子中,有一定的人气,大多数参与到其中的人:要么已经拥有一个,要么想要一个。这是 CryptoPunks 早期发展的重要支撑。

一些人将这些朋克像素头像设置为推特头像,这些头像让他们联想到自己、家人、朋友或名人等。这些联想会对他们的购买产生重要影响。也有一些用户是单纯很喜欢这些「朋克」头像,他们认为这些头像让他们兴奋,就是喜欢。关于这一点,可以参考蓝狐笔记之前的文章《早期玩家眼中的 NFT》。

当初 Matt Hall 和 John Watkinson 在以太坊区块链上进行一项小实验:数字产品的个人真正所有。他们选择了密码朋友像素头像作为实践方向。在他们看来,朋克的精神具有独立性,不墨守成规,其美学内核来自于 1970 年代的伦敦朋克运动,一些电影和小说作品,也加深了这些美学内涵,例如电影《银翼杀手》和 William Gibson 的小说《神经漫游者》等。

两位创始人在谈到生成艺术时也提到:「生成艺术的优势在于,这个过程一旦启动,就会产生让我们惊讶的结果。我们运行生成器数百次,查看结果并进行调整。」后来在以太坊上部署合约后,最后的 CryptoPunks 就一成不变了。

加密朋克之所以成为加密收藏品,它跟加密猫或其他游戏的收藏品不同,它有固定上限,只有 1 万个。同时,跟其他 NFT 一样,每个都不一样,不能篡改和可验证。

它也跟传统的收藏品不同,它的交易记录运行在链上,无法作假。此外,它被赋予了加密社区的文化内核、以及在加密社区的推动下,最终成为加密生成艺术的开创性作品。

NFT 背后是人类恒久的需求

人类是社会化的存在,人的满足感来自于群体的认可。而这个认可贯穿到人类诞生以来的各种行为活动中。人类的一个底层动力是基因的扩展。这个底层需求超越人的意识,支配着人的行为。它会通过人类的各种行为外化出来,其中之一就是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

这一点,甚至在动物界也是如此,如鸟类的雄性羽毛非常漂亮,这利于吸引雌性鸟类的注意。

做一个可能不太恰当的类比,如今 Cryptopunks 头像就像某些有钱人身上戴的名表,它代表了人们在加密世界中的一种位置,是一种加密社区地位的展示,虽然这跟加密朋克的理念并不一定符合。

其他的 NFT,如用户购买 NBA Top Shot 等收藏品对于篮球迷社区来说,有它的社区展示价值。这跟一些富人购买名画、收藏豪车、各种限量版的奢侈品在某种程度上是类似的行为。当前在一些富有的加密圈子中,如果不拥有一个 punk,就会感觉不好意思呆在他们的圈子里面,这形成了一种圈子身份的象征。

这也是一种社会化的相互影响的行为。可能有些人对与所谓朋克精神不了解,也没有兴趣了解,但在一个圈子里存在着从众的行为。这种行为影响着人们的最终选择。

NFT 符合数字时代的收藏品特性:

1.NFT 构建于以太坊等区块链上,它具有不可篡改性,可以验明真伪,这对于收藏者来说很重要;

2.NFT 总量有上限。例如 CryptoPunks 最多只有 10,000 个,Pudgy Penguins 最多只有 8,888 个,以太坊石头最多只有 100 个,这些保证了其稀缺性。而这种稀缺性对于社区内的展示有特殊的意义 , 可以满足其展示的满足感。

如果 punks 变成有用之物,例如可以繁殖,可以生成更多的 punks 等等,它可变的地方越多,用途越多,反而可能不受欢迎。其最大的根基在于稀有、酷、简单等特性。

这或许是人类的迷思吧:有时候越有用的,未必越贵,没有什么用的,反而越贵。

NFT 的高风险

最后需要特别强调的是,NFT 领域早期充斥着泡沫、炒作、对敲交易,大多数的 NFT 最后可能会是归零,只有少数才有机会留存下来。这个领域的投资门槛较高,需要对 NFT 本身进行很深的研究。因此,这个领域并不适合大多数人,除非有深刻的认知或足够的风险承受能力,否则轻易不要进入,以免造成重大损失。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蓝狐笔记,不代表显卡矿工公会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版权声明:作者保留权利,不代表显卡矿工公会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公会群

矿工公会群:672485346

新人交流群:719226412

硬件信息群:885853725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