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矿工公会首页
  2. 网络推文

比特币减半,矿圈上演“大逃杀”:45种矿机达到关机价,S9跌到100元一台

比特币减半,矿圈上演“大逃杀”:45种矿机达到关机价,S9跌到100元一台

文 | 棘轮 比萨

5月12日凌晨,比特币迎来了史上第三次减半。

一夜之间,45种型号的矿机都达到关机价,开机即赔本。一代王者蚂蚁S9的价格,跌到了一台100元。

减半之后,矿业迎来了生死局。有的矿场主卖掉矿场,退出矿圈。有的矿工在清仓机器。与此同时,也有人正在大肆抄底,填充矿场。

对大玩家来说,还是可以找到一些求生手段。

而那些小玩家呢?“减半过后,小矿工们是时候说再见了。”有矿工表示。

01关机

减半,关机。

5月12日凌晨,比特币完成第三次产量减半。同一时刻,四川比特币矿工王保国,关掉了自己的一大批矿机。

这批矿机,大部分是2016年上市的蚂蚁S9。

在矿圈,蚂蚁S9曾经是一代王者,占据了全网70%的算力,但如今的S9,正在退出历史舞台。

F2Pool数据显示,在每度0.3元的电费下,S9的电费占比高达140%。这意味着,S9开机一天,矿工就会净亏2.67元。

比特币减半,矿圈上演“大逃杀”:45种矿机达到关机价,S9跌到100元一台

“现在,只有币价涨到1.5万美元,用S9挖矿才能不亏本。”王保国说。

一个月前,他开始为手上的这批S9寻找买家,但至今无人接手。

“以前就算遇到矿难,矿机价格暴跌,还是有人会收购S9。收的人大多是大矿场的老板,等币价回暖,他们可以自己挖,也可以再转手卖给别人,赚差价。”王保国说。

而这一次,S9几乎没有翻身的希望。“除非今年币价能涨到2万美金,否则炒作S9是死路一条。”

同样在四川,矿场主周文博卖掉了自己的矿场。

2018年,周文博进入矿圈,在四川宜宾建了自己的矿场。最多的时候,他的矿场有8000台矿机在日夜轰鸣。

然而,就在比特币减半的前一周,他卖掉了矿场。“连变压器都卖了,6台,一共卖了60万。”

接手矿场的买家不愿意收购他的二手矿机,比如蚂蚁S9、阿瓦隆852以及芯动T2等等。

这些矿机,是矿圈在2016-2018年间的主力机型,算力在13T-17T之间。但在当下的矿圈,它们都已经落伍。

F2Pool数据显示,即便按照0.25元/度的低电费计算,这三个型号的矿机,也全部达到关机价。

“这就是减半。”王保国说,“电费成本不变,收益直接腰斩。昨天还能赚钱的矿机,今天就成了赔钱货。”

本次比特币减半后,触达关机价的,远远不止上述三种型号的矿机。

F2Pool数据显示,截至5月14日,按电费0.35元/度计算,有45种型号的矿机达到关机价,占矿机总型号数的49%。

其中不乏近两年新上市的明星矿机,比如比特大陆的第一代7nm矿机蚂蚁T15,以及嘉楠2019年的主力机型阿瓦隆A1066。

即便是目前能耗控制最好、售价高达2万元的蚂蚁S19 Pro,其电费占比也高达48%。以此计算,这款矿机的回本周期超过600天。

当挖矿变得无利可图,比特币全网算力自然会出现波动。

比特币区块数据显示,自5月12日凌晨3点起,比特币出块速度出现了明显的下降。

减半后的第一个24小时,比特币网络出块137个;第二个24小时,比特币网络出块132个。而在减半前7日,比特币网络每日出块数为180个。

BTC.com数据显示,如果以比特币出块速度作为倒推的参数,比特币5月14日全网算力估算值为95EH/s,与5月5日的115EH/s相比,跌去了17%。

减少的20EH/s全网算力,相当于153万台蚂蚁S9算力之和。

“这次减半,对矿圈来说太残忍了。”周文博说。

02求生

面对减半,矿工们开始艰难求生。

在矿圈,有买就有卖。周文博卖掉了矿场,王保国则在甩卖矿机。那么,接下或可能接下他们生意的,究竟是什么人?

王保国表示,减半前,一台二手S9的价格在200元上下,减半后则跌到了100元上下,直接减半。

他透露,尽管S9极难出手,但矿圈确实有人在接盘S9。

而接盘者们,大多是大矿场主。

他们的目的,是用便宜的S9去填“基础负荷”。

在四川、云南等地,许多矿场与电厂合作时,会约定一个基础负荷,即每天必须用完一定度数的电——就算用不完,矿场也要按合同付钱。

“今年矿场招商极为困难,许多新矿场根本找不到矿工,甚至连基础负荷都填不满。为了填负荷,一些矿场可能会接盘少量S9。”王保国说。

而S9的另一流向,就是用“免费电”挖矿的矿工。

“偷电挖矿用的就是‘免费电’,但现在,‘免费电’更多指的是用‘弃水电’挖矿。”陈汉平告诉一本区块链

弃水,指的是让本该发电的水白白流走;利用弃水发的电,就是弃水电。

弃水产生的原因非常复杂。大部分情况下,弃水都是因用电供需失衡,即发电太多,用电太少导致,水电资源因此被白白浪费。

显然,比特币挖矿可以解决这一问题。

“四川、云南的一些矿场有水电背景,对它们来说,用弃水电挖矿,相当于在用免费电。”云南矿场主余明说。

如今,比特币产量减半带来的困境,正让许多矿工如履薄冰。

“我在减半之前卖了矿场,算是运气好的。减半后,矿场的处境会更加艰难,很多矿场会招不到客户。”周文博说。

他解释称,以算力计算,S9等老矿机在全网算力的占比不高;但按矿机台数计算,它们在矿圈的保有量仍然很大。老矿机出局,让矿场少了接近一半的客户。

然而,即便是使用大算力机器的矿工,眼下的处境也十分艰难。

“我们矿场几乎都是50T以上的大算力机器,但现在只能跑低功耗模式。”余明说。

在低功耗模式下,矿机的算力会下降,但矿机的功耗下降更多。“矿工们赚的少了,但电费支出少得更多。”他解释称,“这也是矿工的过冬手段之一。”

与中小矿工相比,大矿工与矿场主们的过冬能力更强:在丰水期,中小矿工们拿到的托管电价多在每度0.35元左右,而大矿工、矿场主们从电厂拿到的电价,往往在每度0.25元以下。

如果大矿工能够拿到每度0.2元的电价,即便用S9老矿机挖矿,仍然有利可图。

此外,大矿工们还有更多的求生手段。

近日,矿圈出现了一个神秘的“路边矿池”(lubian.com),它的算力一度达到了全网前五名。外界推测,这个矿池大概率是几家大矿场和大矿工们联合组建的。

比特币减半,矿圈上演“大逃杀”:45种矿机达到关机价,S9跌到100元一台

路边矿池现排名第六 来源:BTC.com

“自建矿池可以省下3%左右的矿池抽成,这或许也是大矿工们的自救手段之一。”余明说。

但与此同时,他也坦言,眼下,大矿工们也难免焦虑。

“按现在的币价、电价、挖矿难度计算,就算用S19这样的最新型机器挖矿,也要至少500天才能回本。这500天里会发生什么?谁也不好说。”

面对不确定性,矿工们大多选择观望。

“现在我们继续对外招商,自己的机器不关机,也不卖,保持观望。”余明说。

矿圈正在等待减半后的第一次挖矿难度调整——在部分矿机关机后,比特币挖矿难度大概率会下调。

只有难度下调,矿工们的收益才有望好转。

03未来

多位矿圈人士对一本区块链表示,需要关注矿圈的杠杆问题。

“现在矿圈已经金融化了,许多矿工不仅做套期保值,还借助各种抵押贷款扩大投资。过度加杠杆,可能让一部分矿工爆仓出局。”矿工张恒告诉一本区块链。

在挖矿行业,矿工的收入是比特币,但付出的成本却是以法币形式支付的。一些矿工是坚定的囤币者,不舍得卖币,而是选择抵押比特币获得贷款,来购买矿机,支付电费。

换言之,矿工是在透支比特币未来的收益,以支付今天的开支。

对此,美国区块链媒体Decrypt抛出了一个观点:比特币产量减半后,美国可能会替代中国,成为全球矿业中心。

近年来,北美矿业确实在不断崛起。近两年,区块链公司Blockstream、Data AG都进入美国挖矿。它们的矿场规模都达到了300MW,与一个中等大小的火电机组规模相当。

“北美挖矿的两大优势,是电价便宜、法律清晰。我们矿场全年电价都是2.5美分一度,合人民币不到两毛钱,和四川丰水期的电价差不多。”在美国挖矿的中国矿工马克告诉一本区块链。

Decrypt指出,与美国相比,中国矿工的杠杆率更高。而比特币减半后,矿工的收入会减半,但电费等成本却始终保持不变。

这意味着,总有一天,矿工抵押比特币借来的钱,会不足以支付电费等成本。

此外,比特币如果暴跌,过度加杠杆的矿工可能“崩盘”。

不过,有人并不认同Decrypt的观点。

余明指出,加杠杆在中国矿圈并非普遍现象。近年来,一些手握大量资金,有电力、制造业背景的新矿工进入了矿圈,与老矿工相比,他们加杠杆的情况更少。

而中国矿业的政策环境也在改善。近期,四川多地政府就召开座谈会或发布文件,开始以区块链产业的名义给予矿场“名分”,引导矿场消纳水电,特别是弃水电资源。

毫无疑问的是,减半之后,比特币矿业必然会陷入一段低迷期。

可以参考BCH和BSV的命运。今年4月8日、12日,BCH、BSV分别完成减半,它们的算力则大量流入比特币,全网算力暴跌。

在比特币完成减半后,BCH、BSV的算力有所回升,但仍然没有回到减半前的水平。

比特币减半,矿圈上演“大逃杀”:45种矿机达到关机价,S9跌到100元一台

BCH近期算力 来源:Tokenview

“再来几个减半周期,BTC矿工会越来越少。”知密大学发起人刘昌用在微博上写道。

“对于比特币而言,这次减半堪称里程碑。”Block Ledger联合创始人Mehmood在推特上表示,“‘孩子’已经长大了,不再需要业余玩家的抚养了。机构挖矿将会崛起,即便是最死忠的小矿工也会陷入危机。未来将更加有趣。”

比特币减半,矿圈上演“大逃杀”:45种矿机达到关机价,S9跌到100元一台

2009年1月3日,在比特币的创世区块里,中本聪记录了《泰晤士报》当天的头版标题:“财政大臣正处于实施第二轮银行紧急援助的边缘。”

11年后的5月12日凌晨,有人在比特币减半前的最后一个区块,记录下了《纽约时报》4月9日的文章标题:“注资2.3万亿美元,美联储救市规模远超2008年。”

这一举动,被认为是在致敬中本聪。11年时间,光阴荏苒,数字货币从无到有,大起大落。

与暗流涌动的矿圈不同,在5月12日凌晨,币圈几乎没有一丝波澜。没有大幅币价波动,没有玩家疯狂讨论,似乎什么都没发生。

但大家都知道,对于比特币而言,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一本区块链,不代表中国矿工公会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版权声明:作者保留权利,不代表中国矿工公会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公会群

矿工公会群:672485346

新人交流群:719226412

硬件信息群:885853725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