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矿工公会首页
  2. 网络推文

澳洲野鸟纵火案:咱鸟类就爱尝人类烧烤的味道

澳洲野鸟纵火案:咱鸟类就爱尝人类烧烤的味道

“如果澳洲的动物没有毒死你或者吃了你,它们还可能会放火烧了你全家。”去年这么条简单的Twitter引起了全世界网友的疯狂转发。别以为是虚构的段子,它真实地说出了一项科学新发现:生活在澳洲的野鸟,是居心叵测的纵火犯。与其他动物纵火案不同,它们的放火行为极有可能是有预谋、有组织的。

澳洲野鸟纵火案:咱鸟类就爱尝人类烧烤的味道

1980年,澳大利亚北部的一个矿场又突然烧起了熊熊大火。消防员迪克·尤森和他的小伙伴迅速赶到现场灭火。他们对于此情此景早已见怪不怪了。因为拥有广袤森林的澳大利亚,实在太容易起火了。据统计,澳大利亚189万平方千米的草原,每年有近18%被火烧过。

不过从某种意义上说,丛林大火是澳大利亚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大火能使植物种子开裂,从而得以生根发芽。可以说,当地的本土植物群能依靠它来进行繁殖的。而千百年来,这些大火也为生活在当地的原住民开拓了新的土地。只是随着人口的增加、人类居住地点的扩张,大火出现也不断增加。

澳洲野鸟纵火案:咱鸟类就爱尝人类烧烤的味道

曾经作为自然现象的丛林大火,对人类生活的影响日益严重。所以,澳大利亚的政府更加地重视和预防丛林大火的现象。而面对突如其来的野火,最行之有效的方法便是:先是清理周围的可燃物,开辟出一片隔离带,等着火焰自然熄灭。这项工作对迪克·尤森他们来说简直就是驾轻就熟。然而,这一次灭火的工作却发生了意外的状况。当他们开辟出隔离带后,便留下迪克等待火势熄灭。按理来说,当可燃物全都耗尽熄灭后就大功告成了。不曾想,没过多久相隔不远的地方隐约出现了新火点。

迪克赶紧拿起手中的望远镜,再仔细地辨别情况。结果他的注意力,被20米外的空中掠过的啸栗鸢所吸走了。

他清晰地看见这只猛禽的爪子正抓着一根冒烟的树枝。 紧接着,它熟练地将树枝一丢,就展翅高飞了。原本没有火灾的地带,便开始点起了新火。迪克立即喊来同伴,开始重复进行灭火的动作。后来据迪克的回忆,当天那只啸栗鸢一共点了7处火。

等到2012年9月,迪克又目击了一次相似的事件。只不过,这次的纵火犯是一只黑鸢,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老鹰。啸栗鸢和黑鸢都属于中等猛禽,经常分布在澳大利亚。类似纵火的情况还发生在褐隼的身上。

澳洲野鸟纵火案:咱鸟类就爱尝人类烧烤的味道

那么,这些猛禽进行纵火是不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呢?

事实上,自然界中动物纵火并不少见。我们知道飞蛾扑火是客观存在的昆虫学现象。 虽说概率不大,但它的这一本能也成为火灾成因之一。飞蛾扑火后的瞬间燃烧状态就像是点火源。一旦短时间内接触到某些易燃物品,就会引发火灾。

又比如在南非开普敦东北部的电站曾发生了一起大火。原因是一头老狒狒攀沿电线时身体触到了电。之后它浑身起火而跌落到丛林之中,从而诱发了山火。它这样做的原因令人心痛,是为了营救被困在电站中的小狒狒。再比如宠物、家禽咬断电线,又或者打翻蜡烛、供热的灯等等都能酿成了火灾。

澳洲野鸟纵火案:咱鸟类就爱尝人类烧烤的味道

从中我们能看出,绝大多数的动物纵火行为都是无意之举。然而,鸟类学家鲍勃·戈斯福德(Bob Gosford)却发现澳洲猛禽的纵火是故意的。从2011年到2017年间,他做了6年的实地采访加民族生物学研究。在这期间,他记录了逾20件猛禽纵火目击报告,综合分析后得出该结论。其论文发表在《人种生物学期刊》(Journal of Ethnobiology)上,立即引起科学界的轰动。

澳洲野鸟纵火案:咱鸟类就爱尝人类烧烤的味道

纵火的至少有三种澳大利亚常见猛禽:黑鸢(Milvus migrans)、啸栗鸢(Haliastur sphenurus )、褐隼(Falco berigora)。对,你没有听错,有很多澳大利亚的鸟类都会这样做。

更令人意外的是,这些猛禽作案并非单枪匹马而是会组团出击。而它们之所以这样干的原因,很可能只是为了食物。

澳洲野鸟纵火案:咱鸟类就爱尝人类烧烤的味道

众所周知,澳大利亚广阔的丛林中也生活着各种各样的动物。当林火燃起,许多蝗虫、青蛙、老鼠和蜥蜴就仓皇逃离。然而,它们往往最终面临的结局就是成为“烤肉”。 不过在这里生活的鸟类则要幸运得多,一起火它们就立刻飞到天上自救。等火灾过后,这些猛禽闻到了下方传来一阵阵“烤肉”的香味。

拿黑鸢举例 ,当飘散开来的肉香味引来了十里八乡的鹰类。它们盘旋在大火上空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可能是在吵如何分烤肉。来抢吃的鸟越来越多,自己地盘没有着火的鹰类也飞到了“露天烤肉趴”现场。毕竟谁也不肯错过这免费饱餐一顿的机会。

这些猛禽的翼展接近1.5米,体重在1~2斤,要抓太大的猎物是很困难的。如果只是捕猎小动物、或者抓一根燃烧的树枝,则完全在能力范围内。

兴许是偶然的一天,眼看底下被烤熟的小动物不够分了。一只勇敢的鹰灵机一动,抓起一根烧着的树枝就向远飞去。这只鹰飞到旁边没有着火的丛林的上空,松开了抓着树枝的利爪。火星点燃了一小株同样干燥的草丛,大火一触即发。就这样,另一处丛林着了火,火越烧越大、越来越旺他们从大火中获得的食物也就更多了。

澳洲野鸟纵火案:咱鸟类就爱尝人类烧烤的味道

也许有人会质疑,这样的情形可能只是研究员加以揣测而来的。他们与当地的消防人员、原住民了解情况后发现,很多人都曾经目睹过这样的事。在当地的原住民社区中,他们将这些鸟叫做“火鹰”。并且流传一种神圣的仪式叫做Yabadurrwa,过程就是模仿这些“火鹰”,一个人将燃烧着的树枝转移到另一个地方。而当地澳洲原住民还曾一度认为,人类是从“火鹰”那里学会用火的。

过去科学上,猛禽的这种行为被科学家解释为慌乱之举:它们被火吓着了,或者抓错东西后又赶快丢掉。但戈斯福德认为,这绝对是蓄意纵火。因为它们通常在火遇到难以跨越的阻碍时才出手。这就好比它们不希望火焰被熄灭,想方设法让其蔓延。

澳洲野鸟纵火案:咱鸟类就爱尝人类烧烤的味道

比如有个原住民曾看到一场火烧到溪流边上,溪流本会成为自然的防火线。可有一只褐隼先在燃烧岸收集火种,后将其投到了溪流的另一边,使得火焰烧掉更多土地。目击报告称:这些“火鹰”不但会直接拿已经燃着的树枝,还会自带树枝丢进火里,等烧着了再觑空捡走;它们甚至还会从人类的烹饪用火里偷火。一个受访原住民就愤愤说,“当你生火时,火鹰就不知从哪冒出来了!”

当然,也不少人对这个研究持怀疑态度。斯蒂夫·德布斯(Steve Debus)就认为当前证据示了猛禽们确实会纵火,但还不足以证明“蓄意”。有意思的是,纵火似乎是澳大利亚的猛禽们的“独门秘诀”。除了澳大利亚,研究员也收集了西非、巴布亚新几内亚、巴西、美国南部等地的火灾信息。结果发现,这些地方并没有猛禽掌握了这种本领。

澳洲野鸟纵火案:咱鸟类就爱尝人类烧烤的味道

而这项研究,也有利于澳洲消防管理预案的制定。这样或许有助于减少一些生命财产损失。众所周知,钻木取火是人类进步的重要里程碑。这些鸟儿虽然不会自己生火,但如果真的是利用火来达到饱餐一顿的目的,那得有多聪明。

也许永远都不要低估了你自以为了解的事物。

*参考资料

Bonta, M., Gosford, R., Eussen, D., Ferguson, N., Loveless, E., & Witwer, M. (2017). Intentional Fire-Spreading by “Firehawk” Raptors in Northern Australia. Journal of Ethnobiology, 37(4), 700–718. doi:10.2993/0278-0771-37.4.700

神秘的“纵火者”——浅析动物行为在引发火灾中的作用 谢玲, 2011中国消防协会科学技术年会论文集 发表时间:2011-09-06 中国会议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那只鸟先放的火 游识猷 发表于 2018-02-09 07:57| Tags 果壳网

动物消防队与纵火案 薛福连, 时代消防 2001年03期 期刊

发布人:RvnFan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ahan.org/4520.html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中国矿工公会群:点击加入公会
矿机显卡交流群:矿机显卡配件整机交流
邮箱:rvn@nahan.org
呐喊矿工相关群和介绍查看
https://www.nahan.org/about/

QR code